收藏本站 | 查看地图 | English

剑指第2座11代液晶面板线 揭秘“鸿海的奇袭”

d:2016-12-30   :528

OFweek显示网讯,十二月十四日,当全球科技业都把矛头锁定夏普明年度不再供应三星面板,鸿海、三星大战一触即发,韩国媒体以「鸿海的奇袭」头版报导,网络热烈讨论之际,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其实正搭乘私人飞机,飞往下一目的地——日本。

  座舱内的郭台铭心情喜忧参半,一方面,为了夏普大电视在中国的双十一、双十二购物节开出红盘心情大好,但也因此惹恼夏普多年的经销商,特别要飞去日本安抚。

  有了「夏普」这张牌之后,郭台铭在面板事业的筹码已完全不同,盘点过与对手的利害关系、计算过市场的供给与需求后,便一声令下,对面板客户宣布涨价,甚至,给三星提出「涨一倍」的面板报价,摆明「这个客户我丢得起」。这就是郭台铭,一出手,就拿到话语权,令市场骚动。

  如今的鸿海帝国几乎征战全球,从中国到印度,从墨西哥到捷克,甚至规画回到美国生产,全球员工数高达一二五万人,是目前员工数最多的制造工厂。全世界都已变成他的主战场,这座「移动的城堡」抵达,必定会引起产业地震,日本媒体甚至创了「鸿海流」新词汇,来形容郭台铭的管理方式、行事作风,以及他征战全球的企图心。

  自从今年四月,鸿海正式以每股八十八日圆、共三八八八亿日圆购并夏普的那一刻起,拉开了郭台铭二○一六年征战全球的引线。

  先是燃起韩国三星的恐惧,针对川普当选总统后,要求企业「返美制造」的政策,鸿海也罕见地在十二月七日发出声明:「鸿海目前正初步评估美国地区潜在的投资机会,藉此扩增当地营运业务。相关投资尚未正式定案,鸿海会继续与美方相关单位直接讨论,并根据双赢的条件公布相关计划细节。」

  这份声明,恐怕是鸿海近年仅次于投资夏普之外,最重要的宣示!

  前一天,日本软银(Soft Bank)执行长孙正义走进美国新当选总统川普的办公室,递交了一份投资美国企画书,其中包括富士康未来将投资美国七十亿美元、创造五万个就业机会。

  企图征战全球

  一份声明,掀起科技业震荡。

  事实上在川普之前,郭台铭已经不止一次提到着手规画「回美制造」的议题,但就实务面而言,初期仍是会以自动化比率高、善用机器人、人工智能(AI)等在地优势的领域为主。

  在这个原则下,根据本刊掌握的消息得知,初步会是投资大尺寸、十一代面板厂,所生产以供应美国市场为主;但长期而言,汽车产业可能是回美制造的主轴。此举一方面是因汽车的单价高、毛利高,自动化比率更高于3C产品,符合美国制造的属性;另一方面,则是电子产品已布重兵在中国,要大举迁移没有效益。

  一宣示前进美国的计划,来自美国各州的邀约立刻如雪片般,飞进郭台铭办公室,各州政府热情对鸿海招手,谁都想抢到郭台铭到美国的第一个投资案。

  声明发表后一星期,在中国微信颇具分量的自媒体《悦涛》,发布一篇《不要让富士康跑了!》的文章。内容提到,「中国实体产业真正有机会升级的,是富士康这样有积累、有资源、有生态连接能力的『传统企业』,不是那些追逐风口的『新兴产业』」。

  同一时间,印度对富士康的招手没有停止,今年鸿海股东会上,郭台铭亲口证实,光是去年就去了印度两趟,「我是少数被印度总理莫迪请到家里吃饭的企业负责人。」

  不一样的格局

  买下夏普66%股权,跃国际舞台。

  一时之间,郭台铭成了美国、中国、印度与韩国角力竞合中的最大公约数,这四个GDP(国内生产毛额)加总将近全球一半比重的国家,争相较劲拉拢;郭台铭一言一行,牵动全球科技业。

  前不久,富邦文教基金会针对台湾小学生进行有趣的问卷调查,其中问道「谁是有钱人?」有超过三成的学童答案是「郭台铭」。他的财富、身家,有许多媒体与机构都计算过,但除了庞大的财富之外,郭台铭三个字还代表什么?

  从今年四月二日开始,「郭台铭」三个字有了不同的格局与想望。

  当天,郭台铭在日本大阪府堺市的堺显示器公司召开记者会,向全球宣告,来自台湾的鸿海集团,入股日本百年老企业夏普六六%的股权。现场涌入全球近五百名记者,就连郭台铭高龄九十一岁的母亲初永真,都搭郭董的私人飞机亲自到日本见证,与会的人都感受到郭台铭那份激动又压抑的民族情绪。

  当天还发生一段幕后插曲,现场的布置按照郭台铭指示,高高挂起日本国旗与中华民国国旗,当下有幕僚觉得不妥,认为富士康在中国事业很多,因此委婉提醒郭董「一定要放上中华民国国旗吗?」

  郭董立即回说:「当然要!我为什么不能放自己的国旗?」

  记者会顺利落幕,但事后中国以 《反托辣斯法》审查程序延迟为由,让夏普案未能在既定的六月底前完成注资,拖到八月初才底定。

  不改商人本色

  民族情感浓厚,一秒就打回务实。

  郭台铭的意气风发,一天就打回原形,加上日媒对郭台铭的报导,屡次出现「军事化管理、独裁者」等负面标题,让他更沉潜低调,不仅没有针对夏普案接受任何台湾媒体专访,据悉,对内更定调为:只是「投资」夏普,不是「购并」夏普。

  就连日前「台湾并购与私募股权协会」将「年度最具代表性并购奖」等四项大奖都颁给鸿海与郭台铭,但郭台铭都以鸿海「没有购并」夏普而婉拒领奖。

  「这就是郭董。」一位贴身部属说,夏普案对鸿海跨入品牌、半导体绝对加分,但其中也包含郭台铭浓浓的民族意识。不过,郭台铭在成功购并之后,立刻压低姿态,日本媒体从来只出现夏普社长戴正吴。最新一期的《日经Business》杂志以「海盗船长郭台铭怀中的那把大刀」形容戴正吴,还有日媒称戴「没有强烈的领导气势,身段柔软,言辞温和有礼而坚定,与郭台铭风格不同。」

  但不惜巨资,纠缠四年之久终于到手的夏普,郭董怎么可能「软软」就好?拿下夏普的这二百多天,郭台铭待在台湾的时间明显少了,几乎每晚在广东深圳的富士康龙华厂「战情室」,为夏普挑灯夜战。

  「战情室」内,有一面十二个屏幕组合而成的大墙壁,每个屏幕代表一个厂区。郭董只要指定哪一个厂区,一个小时后,属于那个厂区的屏幕就会亮起,而所有该厂区的重要主管都会出现在屏幕内,由郭董主持视频会议。郭董只要在战情室内,透过十二宫格屏幕,就可以与全球所有厂区开会,实时掌握整个鸿海集团的最新动态,而属于日本夏普的屏幕上,「戴桑」(戴正吴)的身影几乎天天出现。

启动夏普模式

  郭董远程紧盯,戴桑柔软执行。

  同时,郭台铭下令要求鸿海重要的事业群(business group)负责人,每人负责认养一项夏普的产品,「必须帮夏普改善商品,降低成本、提高销售,」长期观察鸿海的前巴克莱资本证券分析师杨应超证实,鸿海正在切实执行「夏普政策」。

  曾被郭台铭请到家中讨论鸿海策略的杨应超,对鸿海向来有独到深入的见解。他认为,鸿海应该会先把夏普现有研发出来的专利或半成品努力商业化,转化为具体的营收,提高营收之后,就能提高毛利,让损益表先活起来;等到站稳脚步,再回头增加资本投入,发展夏普向来最擅长的高端技术研发。

  回过头来,内部整顿要先从激励人心做起,郭台铭下令,在九月底帐上现金还很有限的情况下,咬牙买回夏普总公司对面的田边大楼,重振风华的决心十足。紧接着,戴正吴连写三封公开信激励员工,并取消过去减薪政策,加发绩效奖金。

  此外,郭氏风格管控成本上场,郭台铭的两架私人飞机都是自掏腰包买下,却有九成飞行时间都在执行鸿海公务,不飞的时间,甚至可以租人。而且私人飞机一定要坐满人才起飞;人数不齐,就找几位主管一起搭;飞机起飞后,就得拿着笔记本坐到郭董身边,全程开会。

  戴正吴把「鸿海流」的这套精实风格搬进夏普,他从自身做起,不支薪、取消社长配车,把过去夏普高层主管那一套,出入豪奢、住高级饭店、吃豪华美食的陋习全都取消,甚至自己拎着行李搬进宿舍。

  与去年同期相比,今年四到九月的财报出炉,夏普营收虽然还是衰退二八%,可是在严控费用的要求下,销售成本大减三二%,让今年上半年缴出一份转亏为盈的成绩单。

  但长期要改善基本面,还是得想办法提高营收,因此郭台铭近期露面,几乎都是为了「卖夏普」。例如十月中出席阿里巴巴在杭州的云栖大会,唯一一次接受中国网媒「虎啸网」采访,都是为了双十一、双十二购物节卖大电视,共卖出十多万组「七十吋送六十吋」的大电视。

  就连今年鸿海的股东会上,他都在推销夏普的水波炉。

  身为夏普「超级业务员」,郭台铭不止一次推荐夏普出品的黑色外形「捕蚊清净机」,这台捕蚊清净机,在蚊子不多的日本,其实并不受重视,反而是在台湾、东南亚蚊子多的地区卖得很好。郭台铭还下令多翻出类似的压箱宝,大打夏普海外市场。

  虽然这次光棍节卖太好而惹恼经销商,「这也是典型的郭董性格,先做再说,错了就立刻修正。」和郭台铭一起打拚多年,熟悉其个性的主管说,他的大方向通常不会错,细节再修正,所有人都要跟随他的节奏。

  这尾巨龙决策快如风,但早上的决策,可能到下午就变了,底下的人或许还在执行上午的决策,常搞得整个鸿海人仰马翻也是事实;只有一样却永远不会改变,就是「郭令如山!」

  有一个小故事可以说明,在购并夏普的最后阶段,人在日本的郭台铭,前一晚,突然想到隔天的银行团会议,某位主管应该到场,就急叩身在龙华厂的该位主管,必须在隔天一早出现在东京现场。

植入鸿海DNA

  一句话 让部属马上飞到东京开会。

  隔天上午,这位主管准时出现。同事惊讶问他:「你怎么办到的?」主管说:「我挂上电话,立刻从龙华厂搭巴士到深圳,再从深圳坐船到香港,然后赶半夜十二点的香草航空班机,五点多到成田机场,再飞车过来,八点不到就坐在这里等了。」赶了一个晚上的路,连到旅馆洗澡休息都免了,以免错过时间。这说明了鸿海高层主管一接到郭董指令,就像被植入芯片,使命必达。

  郭台铭在台湾期间,每天早上九点开会(以前更早,后因答应每天要送女儿妞妞上学才延后),鸿海人私下称为「上朝」,参与上朝者除了重要主管外,还有「董办室」成员。

  这群由十一个次集团各推派三到五名年轻人组成的「董办室」,直接由董事长管辖,所以才叫「董办室」(董事长办公室)。

  透过这群年轻人,郭董可以更清楚掌握公司的状况,而这些年轻人每天跟着「上朝」,在郭董的大办公室中,围着会议桌第一圈坐的是主管,外面还可再围着坐三圈,就是年轻的「董办室」成员。

  有些年轻人才进鸿海没多久,每天上朝的会议内容听得懂也好、听不懂也没关系,看着郭董每天精神抖擞、声音宏亮,站着开会骂人,听久了就自然植入鸿海DNA了。

新的郭台铭

  「年度财经风云人物」的面向很多,若纯就产业人物而言,每到发想候选名单时,我总会想起经济学课本里写到的「生产四大要素」:土地、劳力、资本,还有企业家精神。

  企业家的能耐,在于汇集各种资源,透过管理与创新,生产出具有附加价值的商品或服务。过去一年,谁能用最恢弘的格局、最精巧的策略,让手中资源变出惊人产值,甚至改写产业模样,自然就够格「风云」二字。

  只是,这样的标准,却让我们在今年的挑选过程中格外挣扎。挣扎的原因,并不在于人选难产,论格局之大、论策略之精、论产业影响,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都是风云。

  这一年,他以新台币千亿元的手笔购并日本夏普,格局够大;他以柔软的身段搭配精实的管理风格,让夏普在上半年就转亏为盈,策略够精;而在手握夏普之后,他更对韩国巨兽三星发动奇袭,在川普口中那个撼动全球制造业版图的「返美制造」政策下,他也在第一时间站在聚光灯的最亮处……,每次出手、每次喊话,都是一阵风起云涌。

  那么,我们的挣扎是什么?

  「除了郭台铭,难道没有新面孔吗?」

  制作本期封面故事的过程中,编辑团队不断提出这样的问题。

  约莫一年以前,台大经济系荣誉教授陈博志写了篇文章,标题是「台湾最缺的其实是企业家精神」。文中指出,台湾最欠缺的生产要素不是土地、资本或劳力,而是企业家精神,台湾经济近年的最大问题,则是新一代的企业家和新产业无法兴起。

  文中所指,成了我们一年后的挣扎和忧虑,挣扎于人物断层,也忧虑缺乏新的冲撞,将让台湾产业缺少活力。

  二○一六年,我们看到了全新格局的郭台铭,但在台湾,我们也期待能够出现新的郭台铭


OLED销量有望同比增7倍 液晶面板转型难免
国星光电与华灿光电在LED显示屏领域的战略分析

动态新闻

联系我们

广东新东方光电有限公司

地址:东莞市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工业北路6号

电话:0769-22898868

首页 | 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产品与服务

电话:0769-22898868 0755-29556119  地址:东莞市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工业北路6号

Copyright @广东新东方光电有限公司 2009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 技术支持:民之网    粤ICP备12058475号-1